来自 www.ca88.com 2019-07-12 10:3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亚洲城ca88官方 > www.ca88.com > 正文

绿富同兴画卷在沙海中铺展,当绿色成为一种信

过去,由于缺乏科学统一的规划以及科学系统的治理模式与治沙技术,库布其人在沙漠治理中走过弯路,局部地区曾陷入“治理—恶化—再治理—再恶化”的怪圈。

高林树,达拉特旗官井村第一个承包沙地造林的人。1986年,他以一亩两毛钱的价格承包荒沙800亩,赶着驴车走了3天,用3只羊从80多公里外换回一车沙柳苗条。
高林树带着3个儿子吃住在沙漠里,冒严寒,战酷暑,20多年摸爬滚打,让5000亩荒沙披上了绿装。
贫穷的官井村人纷纷行动起来,一茬种不活再种一茬,一块治完再治一块,硬生生把沙漠腹地的19万亩明沙变成绿洲。
1997年,杭锦旗决定修建一条穿沙公路,吹响了治理库布其沙漠阵地战的号角。
上到六七十岁的老人,下到八九岁的小学生,数万人组成治沙大军,筑路基、挖树坑、栽苗条;号子声、马达声、铡苗条声,工地上人山人海,驼马嘶鸣。
火辣辣的太阳直射大地,人们头顶烈日,脚踩五六十摄氏度的热沙。20多人一口锅,铁锹当铲,沙坑作灶,大风吹来,沙子卷进锅里,饭半生半熟、半饭半沙,人们笑称为“沙拌饭”。
“清汤挂面碗底沙,夹生米饭沙碜牙,帐篷睡听大风吼,早晨起来脸盖沙。”人们回想起当年大会战的场景,依然心绪难平,激动不已。
修路缺钱,全旗干部群众和企业纷纷解囊,群众十元几十元,干部几十元数百元,共捐款400多万元。

渴不死、饿不死,给点阳光就活得好好的

杭锦旗林业局副局长高永杰说,当初人们希望依靠这条公路打通致富的道路,没想到它还带来全新的治沙思路。治理库布其沙漠的“中切割”,就是依托10条大的季节性河流和修建穿沙公路,将沙漠切割成块状进行分区治理。在季节性河流两岸营造护堤林、护岸林、阻沙林带,在沙漠区域内修建多条穿沙公路,公路两侧设置沙障、人工植树种草等,建成一道道绿色生态屏障,遏制沙漠扩展。

图片 1

这棵高原的“活化石”,仿佛向人们诉说着库布其的沧桑巨变。

在库布其沙漠腹地,则选择较为开阔、水土条件较好的丘间低地和湖库周边地下水位较浅、有利于植物成活生长的区域,采取“点缀治理”的方式,开展人工造林种草,建设沙漠绿岛、绿洲,逐步扩大沙漠治理面积,减少风沙危害。

图片 2

沙漠治理面积达6460平方公里,涵养水源240多亿立方米,创造生态财富5000多亿元。近40年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库布其成功实现了从“沙进人退”到“绿进沙退”的历史性转变,成为世界上唯一被整体治理的沙漠,被联合国确定为全球首个“生态经济示范区”。

“这种方法叫微创气流植树法。过去种树要先用铁锹挖出一个大坑,再放树苗、浇水,种一棵树得十几分钟,种完以后将干土填回去,树苗吸收不到充足水分,费时费力又费水,成活率还低。”韩美飞说,采用气流植树法,减少了土壤扰动,对生态破坏性小,可保证土壤墒情,栽植一棵苗木时间短,一次最多消耗3升水,成活率也由过去的20%左右提升到80%以上,同时一亩地节约沙障制作成本1000元以上。

掏钱买活树、以补代造、以奖代投、招拍挂沙地经营权……鄂尔多斯市出台的一系列生态政策,吸引了大批企业和群众参与,如今库布其沙漠的治理规模1年胜过初期10年。
1988年5月,王文彪走马上任杭锦旗盐场场长,当乘坐的吉普车走到盐场附近时,却陷在了沙窝子里,前去欢迎的队伍变成了“抬车队”。
沙害深深刺痛了王文彪的心。他上任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成立治沙林工队,从每吨盐的销售收入中提取5元钱治沙。
生于斯,长于斯的王文彪,30年倾心治沙。身为董事长,他带领亿利集团与当地政府、农牧民携手,把大片沙漠变成了绿洲,成为库布其企业治沙的“领头羊”,本人也荣获联合国“全球治沙领导者奖”和“地球卫士终身成就奖”。
东达、嘉烨、绿远、西蒙等一大批企业也纷纷投身治沙事业,成为一道靓丽风景线。
从盲目治沙到科学治沙,从分散治理到统一规划,从土法造林到工程化作业、产业化治沙,库布其人找到一条治理沙漠的科学之路。
在沙漠南缘干旱区,飞播灌木密植造林;北缘,依托有水的立地条件种植乔木锁边林;中部依托穿沙公路、孔兑,营造护路林、护堤林;腹地的丘间低地和地下水位较浅的区域,建设绿岛、绿洲。
群众在治沙中展现出无穷的创造力。亿利集团等企业总结发明了容器苗、大坑深栽、迎风坡造林、甘草平移种植、水气种植法等治沙“黑科技”。
水气种植法——一米多长的水枪竖插进沙里,水流冲孔、插苗、浇水、回填一次完成。
甘草平移种植法——用机械化作业,变甘草竖植为横植。相比传统的竖植技术,单株甘草固沙面积可达1平方米,提高了10倍,还减少了采挖对沙地植被的扰动。
党的十八大以来,工程化、产业化治沙成为库布其沙漠治理的新潮流。
近年来,伊泰集团以整体规划、划片招标、统一施工、机械化作业的方式治沙,营造碳汇林56万亩。最多的一次,5000多人同时作业,一年共造林18万亩。
政府主导、群众主战、企业主体,全社会参与汇聚起治理沙漠的磅礴力量。
沙窝变“金窝” 绿富同兴盛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治沙、扶贫、产业发展,库布其人走出一条三轮联动的可持续发展之路,构筑起初具规模的生态经济体系,昭示着生态文明的美好前景。

这是一条科技持续化创新,因地制宜、合理推进的科学治沙之路。

亿利治沙专家韩美飞常年在外治沙,皮肤被晒得有些黑。他问记者:“你猜现在种一株沙柳需要多长时间?”

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市杭锦旗的库布其沙漠中,技术人员操控无人机飞播造林(7月11日摄)。新华社记者 彭源 摄

树和绿,是茫茫大漠中的图腾。像守望生命一样,沙漠中的居民守望着自己的家园。

69岁的陈宁布老人带着记者来到一处高低起伏的沙丘,沙丘上长满了郁郁葱葱的沙柳、花棒和杨柴等沙生植物。“因为沙丘是移动的,过去老辈们在沙丘上什么都种不活,现在靠新办法居然种成了,真是厉害啊!”老人边说边竖起大拇指。

这是内蒙古鄂尔多斯市杭锦旗独贵塔拉镇(7月31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邢广利 摄

高林树领着一家人冒着严寒酷暑治沙,承包的荒沙面积越来越大,茫茫沙海里已播下5000亩绿洲。

精准施策,筑起有效的防风固沙体系

人类与荒漠化的斗争,注定是一场持久战。
传统方式治沙,规模小、力量散、见效慢,库布其沙漠治理曾一度陷入“治理——恶化——再治理——再恶化”的怪圈。
1998年以来,国家相继实施天保工程、退耕还林、退牧还草、京津风沙源治理等重点生态工程,库布其沙漠治理进入点面结合、遍地开花的新时期。
近20年,国家在杭锦旗投入生态建设资金15亿元,占总投入80%;在达拉特旗投入生态建设资金超过13亿元,占总投入70%以上,全面改善了当地生态面貌。
在达拉特旗,有8条流经库布其沙漠的季节性河槽,当地俗称“孔兑”。每年夏秋季,雨水裹挟着上亿吨的泥沙涌入黄河。
第二大孔兑罕台川流域,运用世行贷款、退耕还林、京津风沙源治理等工程资金,20多年持续治理,裸露的地表披上绿装。其他孔兑也像罕台川一样,植被恢复,生态环境明显改善。
党和政府的政策引导、资金支持,奠定了治沙工程的坚实基础,坚定了人们治沙的信心。
达拉特旗农民李布和弟兄3人,早年因沙害远走他乡。新世纪初,当地政府出台治沙扶持政策,事业有成的三兄弟又回到了阔别10多年的家乡,投资4亿多元,在银肯塔拉承包沙地10万亩,治沙发展生态旅游。
三兄弟一度被乡亲们称为“傻子”,李布和却信心十足:“政府给我们投了六七千万元,有了这个垫底,我坚信一定能成功。”
今天,4万多亩沙漠完成了治理,银肯塔拉生态景区远近闻名,年接待游客20多万人次。

站在库布其国际沙漠产业园举目远眺,深蓝色的太阳能光伏板连绵不断。这些迎着阳光转动的太阳花,点燃了农牧民发展沙漠光热产业、板下养殖产业的致富梦想。

“黄河流经杭锦旗249公里,每到春季开河时,堤坝内水多为患,堤坝外干涸缺水。”杭锦旗水务和水土保持局局长刘海全介绍,“我们邀请权威部门专家进行实地勘察论证,编制了可行性研究报告,最终决定引水治沙。”

图片 3

锣鼓喧天,红旗招展,人山人海。然而肆虐千年的沙漠,可不把这种气势放在眼里。一夜之间,黄沙就把刚铺好的路基埋住,一天的血汗白流了。

在一幅标明库布其沙漠区位的地图上,整个沙区轮廓看上去像一只长脖子巨兽,紧贴黄河内蒙古段“几”字弯的内侧。为了驯服这只“巨兽”,鄂尔多斯人民奋斗了几十年。

20世纪50年代初,当地政府设立第一批治沙站、国营林场,沿着沙漠边缘营造锁边林。
没有车、没有路、没有水井……杭锦旗什拉召治沙站的第一批治沙工人陈宝荣,和20多名工友背着窝头、咸菜和水,起早贪黑在沙漠里栽树。
10年后,18岁的贾尚付接过了继父陈宝荣的铁锹,担起第二代治沙人的使命。1985年,贾尚付的儿子贾文义也走进什拉召治沙站。
一次,下起大雨,父子俩抢雨播树籽,贾文义在前面牵马,贾尚付在后面扶耧车,雨淋得眼睛睁不开,劳累困乏,贾文义几次被马拽倒在沙地上。
艰苦奋斗,接力传递,久久为功,什拉召治沙站播下5万亩绿林。
1978年,改革的春风吹到库布其,农田牧场分包到户。鄂尔多斯市在全国较早推行“五荒到户、谁造谁有、长期不变、允许继承”的造林新政,广大农牧民、企业承包沙地造林的热情被空前激发。
几十万农牧民拎起铁锹,扛着树苗,背着水桶,挺进广袤沙海,打响了一场治理沙漠的战争。
1978年,中国最大的生态工程——“三北”防护林工程启动,库布其沙漠成为主战场。

各种治沙妙招层出不穷:气流法、水冲法、螺旋钻法、甘草平移技术、风向数据法造林技术、大数据无人机造林……科技支撑下,库布其的沙丘变得温柔起来,绿洲一天天长大。

与孟克达来家一样,原来散居在库布其沙漠西部的36户牧民,由于黄沙阻隔,里面的人出不来,外面的人进不去,生态差,生活苦。牧民们一年只能外出一两趟,孩子上不了学,生病了只能硬扛。

库布其人在沙漠资源利用上大做文章。
昔日人迹罕至的不毛之地,如今成为吸引国内外游客的旅游热点。响沙湾、七星湖、恩格贝、银肯塔拉……一个个旅游景区在沙漠中崛起壮大。
2014年,库布其沙漠被联合国环境署确定为“全球沙漠生态经济示范区”。库布其沙漠治理也成为中国的一张绿色名片。
2017年9月6日,主题为“携手防治荒漠,共谋人类福祉”的《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十三次缔约方大会在鄂尔多斯市召开。库布其防沙治沙的成功实践,被写入190多个国家代表共同起草的《鄂尔多斯宣言》,并认为“值得世界借鉴”。
“库布其沙漠生态经济的发展模式和实践,将为世界上其他面临荒漠化问题的国家和地区提供经验。”去年6月,联合国副秘书长、环境署执行主任埃里克·索尔海姆对库布其沙漠治理考察后说。(新华社记者 李仁虎 柴海亮 刘诗平 任会斌)

绿富同兴画卷在沙海中铺展,当绿色成为一种信仰。2000年前,这里森林茂密、水草丰美,生息着北狄、匈奴等草原民族,成群的牛羊和驰骋的骏马,映射出茫茫草原狩猎和游牧文化,诞生了惊艳世界的鄂尔多斯风格草原文明;

“库布其沙漠呈东西狭长分布,为防止沙漠肆意蔓延,我们在沙漠南北边缘地带营建起长200多公里,南北宽3—5公里的乔、灌、草与带、网、片相结合的绿色防风固沙体系。”韩玉飞介绍。

图片 4

“库布其人几十年如一日,尽心尽力守住美好田园,守好精神家园,守护绿水青山,让沙漠成为人类的朋友,共谋、共建、共创、共赢、共享一个无愧于历史的绿色时代。”鄂尔多斯市委书记牛俊雁说,库布其的治沙奇迹,是以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为指引,推进美丽中国建设的生动实践,为应对全球重大生态问题、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提供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样本。

见记者有些疑惑,他用手势比了一个大写的“十”。“10分钟?”“不,是10秒钟!”韩美飞笑着说。

图片 5

“党委政府政策性推动、企业规模化产业化治沙、社会和农牧民市场化参与、技术和机制持续化创新”的四轮驱动中,库布其模式展现着启迪人类、昭示未来的中国智慧。

达拉特旗被南北近20公里宽的沙海一分为二,锁边林带阻止了沙漠扩张,保护着人们的生产生活。

几场雨后,库布其沙漠腹地的杭锦旗图古日格嘎查草天相接,碧空如洗,呈现出一幅秀美的田园画卷。
“草多树多,日子才更好过。”乌日更达赖对生态改善后的新生活,十分惬意。
曾经饱尝沙害之苦,这位51岁的“生态卫士”,20多年披星戴月,顶风冒雨,忍饥渴战病痛。
有一年除夕,他到外地拉苗条,回家的路上拖拉机坏了。前不靠村,后不着店,他又渴又饿,咕咚咕咚地喝拖拉机水箱里的水,等回到家时已是深夜10点多。
艰辛的付出终获回报,8万亩沙地披上绿装,养畜加上禁牧、公益林等政策补贴,一年收入20多万元。
生态改善,早年离开家乡的农牧民,纷纷举家回迁。
1992年,道图嘎查七社的王连斌流着辛酸的泪水,背井离乡。2014年,他和老伴喜气洋洋,返回了魂牵梦绕的家乡,住进政府助建的3间新瓦房。村舍林木环绕,绿意盎然,王连斌一家人过上了幸福的新生活。
生态兴,百业兴。祖祖辈辈为沙所困、因沙致贫的库布其人,大步走上脱贫致富的小康路。

跟随高毛虎的水冲枪,库布其模式已走向浑善达克、乌兰布和、腾格里、塔克拉玛干、青藏高原等中国西部几大荒漠化地区和生态脆弱地区,并走向“一带一路”沿线。

如今,绿水绕沙漠,生态美如画,5000多万立方米的黄河凌汛水滋润着干涸沙漠,形成11平方公里的水面,治理沙漠36平方公里,种植的14平方公里苗木成活率达到90%以上。

这是库布其沙漠生态太阳能发电综合示范地(8月1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发(虞东升 摄)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茫茫大漠渐趋染上绿的色彩。

站在库布其沙漠中段达拉特旗银肯敖包上,极目远眺,沙区新景尽收眼底。画面中间地带,金黄色的沙丘绵延起伏,脚下和远方是大片大片的绿色植被,将沙漠牢牢锁住。

库布其奇迹的绿色启示

战天斗地、百折不挠的治沙精神——

“我们祖祖辈辈都在这里放牧生活,草越吃越少,羊越养越瘦,最后放牧变成‘放沙’,生活几乎维持不下去。”谈起过去,世代居住在库布其沙漠腹地的孟克达来很无奈。

“黄沙滚滚半天来,白天屋里点灯台。行人出门不见路,庄稼牧场沙里埋……”古老歌谣,唱出了库布其沙漠的忧伤。
库布其沙漠横跨内蒙古自治区杭锦旗、达拉特旗、准格尔旗等5个旗区,总面积1.86万平方公里,相当于3个上海市大小。
杭锦旗道图嘎查,是沙漠北缘的小村庄,沙丘重重包围,房前屋后积沙成堆,羊顺着沙堆上了房;沙漠腹地的杭锦旗牧民去趟镇上,步行、骑骆驼,要走两三天……
无边大漠里,一个个村庄、一个个牧民点,成为与世隔绝的孤岛。
滚滚黄沙吞噬了农田草场,掩埋庭院村庄,侵害着家园。
一些人背井离乡,有的村庄人口出走大半。
绿富同兴画卷在沙海中铺展,当绿色成为一种信仰。保卫田园,保卫村庄,保卫母亲河,一场持续半个多世纪的治沙战斗,在库布其沙漠打响!

在他的带领下,村民们纷纷加入包地治沙的行列。如今的官井村,林地面积增加到19万多亩,绿林萦绕、庄稼成行的美景重现眼前。

“目前,库布其沙漠实现了由‘沙逼人退’到‘绿进沙退’的历史性转变,实践证明‘三区规划’符合主体功能区调整的方向,也符合地区自然规律和生态恢复的要求,鄂尔多斯市将继续严格按照‘三区规划’的要求进行发展和建设。”鄂尔多斯市副市长石艳杰表示。

图片 6

绿富同兴、共治共享的中国智慧——

杭锦旗水务和水土保持局总工程师樊文彪说,在库布其沙漠和杭锦淖尔分凌蓄滞洪区建设两个调蓄水水源地,连通黄河,实现水资源互补。同时在沿黄灌区新建一条总排干沟,将沿黄地区多余地下水通过排水网络工程,全部排入分凌蓄滞洪区水源地。

亿利集团的前身杭锦旗盐场位于库布其沙漠南缘,是旗里唯一的工业企业,距最近的火车站不到70公里,却被大漠挡道,外运产品需绕路350公里,每吨盐的运输成本增加几十元,连年亏损。
为了生存和发展,盐场职工全员参与修路植树,出工出资,担重担、冲在前。
历时3年,全旗10余万干部群众组织7次万人大会战,打通第一条纵贯南北、长达115公里的穿沙公路。
公路在延伸,绿色在铺展,大漠深处筑起一道“绿色长城”。
路打通了,困难踩在脚下。库布其人从此突破了心灵羁绊,树立起敢想敢干、战胜一切艰难险阻的坚定信念。
党的十八大以来,库布其沙漠治理进入新阶段,呈现新局面,取得新成效。
向远沙大沙“硬骨头”挺进,向绿色高质高效转变,把生态治理与经济社会发展紧密结合。
政策千钧力 群众勇探索
党和政府主导,发挥了决定性作用。库布其探索出政府政策性支持、企业产业化投资、群众市场化参与、科技持续性支撑的库布其治沙模式。

这是库布其人的宏伟胸怀,也是库布其人的使命担当。(记者 李慧 张春丽 高平)

步入杭锦旗呼和木独镇的库布其沙漠水生态重点治理区,眼前是一片片大小不一的水面,芦苇丛生,草木葱郁,夏花烂漫,令人流连忘返。4年前,这里还是一望无际的大漠。

图片 7

“不治沙就没活路”“拼死也要跟沙漠斗一斗”“风沙是厉害,可我们也不怕,无论如何也要给子孙后代留一条活路”。面对黄沙的欺凌,库布其人骨子里倔强的基因在觉醒。

亿利集团沙漠研究院副院长张立欣告诉记者,微创气流植树法适用于地下水位较浅、便于取水的地区,辅以水肥一体化,能够大幅提升苗木成活率。而对于地下水位较深的区域,通常采用螺旋钻法,利用螺旋钻打出深约1.2米的小孔,插入苗条,通过湿沙层的水分,保持墒情。这种方法栽植一棵苗木也只需10秒,成活率达到65%以上,能解决沙漠里种树水源不足的问题。

达拉特旗官井村是有名的“穷沙窝子”,每个村民都吃过草籽面窝头。如今,沙地变成了良田。去年以来,两家企业看中这里的发展前景,投资2亿多元,养殖奶牛5000多头。2013年,村民们组建林业专业合作社,统一生产、销售沙柳苗条,去年收入120多万元,全村人均收入1.2万元,成了小康村。
2012年以来,杭锦旗有近3万人口脱贫,全旗农牧民人均年收入从1998年不到3000元,增长到2017年的1.6万元。2018年7月,一举摘掉贫困县帽子。
党的十八大以来,库布其人从单纯的生态建设,向生态建设、生态经济发展并举转型,不断探索“点沙成金”、绿富同兴的奥秘。
库布其沙漠东北边缘的风水梁,曾是起伏的沙海,53平方公里范围内没有一户人家。2005年,东达集团在这里推沙丘,打深井,栽树木,建工厂。如今,绿树萦绕,成为“生态小镇”。
用沙柳等枝干生产人造板,下脚料种食用菌;用柠条等灌木枝叶生产饲料,养殖獭兔;用獭兔屠宰下脚料饲养狐狸、貂,下游发展起肉食、皮草加工项目。目前,风水梁进驻企业30余家,直接吸纳1000多名农牧民就业,带动3000多养殖户。
治沙,用沙,把沙地变宝地。
61岁的白音道尔计是杭锦旗沙日召嘎查的牧民,他家种植了7000亩甘草,每隔5年采挖一次,每次能收入四五十万元。“现在的生活真是没得说。”白音道尔计说。
产业生态化,生态产业化,绿了黄沙,兴了产业,富了百姓,库布其人在茫茫沙海里书写着绿富同兴的故事。
人沙和谐奏新曲 “中国智慧”成典范
从为沙所困到艰苦治沙,再到富美田园,库布其铺展出一幅绿富同兴、人沙和谐的美好画卷,为全球荒漠化治理提供了“中国智慧”“中国方案”。

200年前,这里连年放牧开荒,丰美的草原嬗变为苍凉的荒漠,“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牧歌渐渐淹没于茫茫风沙之中;

2006年,当地实行整体生态移民,孟克达来和其他牧户一同搬进了位于杭锦旗独贵塔拉镇的道图嘎查牧民新村,对原居住地的4万亩草地和沙化地禁牧,让其休养生息、自然恢复。

挺拔的杨树,苍翠的松树,粗壮的沙枣,郁郁葱葱的草木随风起伏,绿涛般涌向沙海深处。生态治理区内沃野千里,阡陌纵横,鸟语花香,绿洲与沙海交相辉映,农舍与城镇珠璧交错。
库布其沙漠治理创造了人间奇迹,治理面积达6460平方公里,绿化面积3200多平方公里。
沙漠过去每年向黄河岸边推进数十米,输入泥沙1.6亿吨。如今,输入的泥沙减少八成。沙尘天气从每年几十次减少到零星数次,降雨量呈逐年增多之势。许多绝迹多年的动植物,又出现在库布其沙漠。
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党的十八大以来,新的生态理念在库布其人心中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2000年,鄂尔多斯市在全国率先推行禁牧、休牧、轮牧和以草定畜政策,彻底解决边治理边破坏的困扰。
达拉特白土梁林场,职工们种了30余年共4000多亩“工资田”,从今秋起将全部退耕还林。“中央重视生态建设,林业迎来了新的春天。”白土梁林场的老场长赵永强说。

守住沙漠、守卫绿洲,不把沙漠当包袱

“对于沙漠治理,要遵循保护优先、科学治理、适度利用的原则,尊重自然规律,因地制宜。鄂尔多斯对于库布其沙漠的治理,多在沙漠外围和道路两侧进行,对于沙漠腹地则以保护为主,总体上是符合防沙治沙科学理念的。通过科学的保护和治理,构筑防沙治沙体系,防止沙漠扩张,实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治沙办总工程师屠志方如此评价。

图片 8

小时候,常常一觉醒来,房子就被沙埋了,沿着沙楞子,孩子们就爬上了屋顶的瓦片片;

2007年,鄂尔多斯市率先在全国实行“优化开发区、限制开发区、禁止开发区”的“三区规划”政策。

这是内蒙古鄂尔多斯市达拉特旗的季节性河槽母花沟(8月1日摄)。通过“截伏流”等工程的实施,河槽周边已披上了绿装。新华社记者 张善臣 摄

“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这句话适合中原,适合江南,可不适合沙漠。在沙漠走过万遍,风沙依然让一切了无痕迹。修路,在库布其似乎遥不可及。然而,鄂尔多斯杭锦旗人却不信这个邪。

在库布其坚持治沙30年的亿利集团也按照全市总体规划,提出了系统的治沙规划。集团董事长王文彪介绍:“我们采用机械化与人工种植相结合的措施,加上自然修复,使库布其沙漠形成绿洲,增加生物多样性,逐步形成新的完整生态系统。”

在库布其沙漠中的白土梁林场沙棘林内,林场管理员邓胜利展示沙棘树剪枝育苗技术(8月1日摄)。当地通过种植沙棘,既解决了荒漠化问题,又帮助农牧民增收,实现了生态和经济双重效益。新华社记者 张善臣 摄

登高远眺,南北两侧的绿色“长城”,犹如两只有力的大手,攥紧黄沙,直插大漠。东西长262公里、南北宽70多公里、总面积1.86万平方公里——几个数字,让库布其沙漠在脑海中延展开来。

2015年,杭锦旗实施把黄河凌水引入沙漠低洼地工程,让凌水成为甘霖,让沙地变为湿地,形成了沙水共存的独特美景。

这是内蒙古鄂尔多斯市杭锦旗库布其沙漠生态科技中心展览馆保存的20世纪90年代杭锦旗人民修建“锡乌”穿沙公路的照片(翻拍照片)。新华社发

库布其的绿色史诗,昭示着光明远景。全球有数以亿计的人口受到荒漠化威胁,国际社会积极寻求解决方案。库布其沙漠生态经济的发展模式和实践经验,为世界上其他荒漠化国家和地区提供了宝贵经验。库布其成为全球首个被联合国和国际社会认可的沙漠治理中国方案和中国生态文明建设案例。

在独贵塔拉镇那日沙种植示范点,亿利集团的技术人员向记者演示了几种植绿治沙专利技术。

巍巍阴山南麓,鄂尔多斯高原之北,横卧着一条长约400公里、宽5-65公里的黄色“长龙”。它似弓弦,将滔滔黄河拉出一个大大的“几”字弯。
这是中国第七大、也是距北京最近的沙漠——库布其沙漠,曾经寸草不生,风沙肆虐,被称为“死亡之海”。
几十年来,库布其人一代接着一代干,书写了一部荒漠化治理的英雄史诗。
改革涌春潮 奋斗缚“黄龙”
改革开放,激发了库布其人空前的治沙热情,淬炼出艰苦奋斗、锲而不舍、改革创新的“库布其精神”。它犹如一座丰碑,高高地矗立在大地上。

“小时候我有两个梦想:一个是搬走这座沙漠,让沙漠变成绿洲;另一个是不再挨饿。”扎根库布其治沙30年的亿利资源集团董事长王文彪说,“在我眼中,沙漠就是财富。”

“我们根据库布其沙漠沙化的土地类型和自然、社会、经济条件,一方面配合全市农牧业经济‘三区’发展规划,在生态严重退化、不具备农牧业生产条件的区域,实施人口集中转移、退耕、禁牧、封育等措施,增强生态的自然修复能力。”鄂尔多斯市林业局局长韩玉飞告诉记者,“另一方面,在立地条件较好的区域,采取人工造林、飞播造林等方式,建设乔、灌、草结合的锁边林带,形成生物阻隔带,阻止沙漠北侵黄河和向南扩展。”

图片 9

随着对外交流的加深,越来越多的治沙专业人士来到库布其,探寻这里的治沙密码。“无论任何地方、任何国家的人来到库布其,我们都会把做法和经验原原本本地告诉他们,让库布其模式为人类荒漠化防治贡献力量。”王文彪说。

科学的治沙理念、规划、方法和技术成果,极大提高了库布其沙漠防沙治沙的效率和质量,成本大幅降低,实现了从分散治理到统一规划、从传统方法到工业化治理的转变,为国内其他地区的生态治理和全球荒漠化防治提供了一整套科学解决方案。(记者 张枨 吴勇 寇江泽)

图片 10

这是一条党委政府政策性主导,多元投入、多方参与的生态恢复建设之路。

如今,在库布其沙漠边缘,孟克达来一家搞起了沙漠旅游餐饮,年收入二三十万元。“现在沙漠是宝不是害,是‘金沙银沙’,人们抢着要。”孟克达来说。

游客在库布其沙漠中的内蒙古鄂尔多斯市达拉特旗响沙湾景区的沙地上荡秋千(7月31日摄)。依托库布其沙漠特有的自然风光和多年生态建设的成果,当地建成响沙湾、七星湖、恩格贝等生态旅游景区。近十年来,鄂尔多斯市生态旅游景区累计接待游客近1000万人次,实现收入24.6亿元。新华社记者 张善臣 摄

这个发明比锹挖植树效率提高了60多倍,更可贵的是,成活率超过了90%。

“这是我们摸索出来的甘草平移种植技术。甘草是名贵药材,适合在沙漠里生长,固氮作用很大,改土效果明显。”张立欣说,“甘草一般是竖着长的。一棵甘草竖着长,治沙面积只有0.1平方米;横着长,治沙面积能达到1平方米。甘草收获后,能做成药品、食品,形成产业链,助力脱贫。”

工人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市杭锦旗阿木古龙产业园区为蔬菜除草(8月1日摄)。该地示范发展沙漠节水现代农业,增加了农牧民收入。新华社记者 刘磊 摄

在这里,库布其有着她的静谧和安详。宽厚胸怀里,演绎了游牧文明的壮丽诗篇;耕耘稼穑中,描绘了农耕文明的绚丽画卷。游牧文明和农耕文明的交融,东西方文明的碰撞,库布其迎来了全世界的瞩目。

几十年来与风沙斗智斗勇,广大治沙人逐渐摸清了沙漠的脾性。如今,鄂尔多斯人民找到了一条战略合理、战术有效、技术先进的科学治沙之路,筑起绿色生态屏障,牢牢缚住了库布其沙漠这只“巨兽”。

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市杭锦旗境内的库布其沙漠腹地,由凌汛期的黄河水汇聚而成的湿地在日光照射下显示出绚丽多彩的颜色(6月9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彭源 摄

7月23日,内蒙古鄂尔多斯库布其沙漠腹地。沙柳、柠条、梭梭,叶片碧绿如洗。一簇簇绿叶连起来,海一般浩瀚。

本文由亚洲城ca88官方发布于www.ca88.com,转载请注明出处:绿富同兴画卷在沙海中铺展,当绿色成为一种信

关键词: 亚洲城ca88官方